栏目导航
○寻根问祖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18894007668
地址: 甘肃省兰州市兰州新区
当前位置:达氏祠堂 > ○寻根问祖 >
寻根问祖:达氏文化初探
浏览: 发布日期:2017-12-01

 

作者简介:

    达文梅,笔名浅夏微雨,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教师,喜欢阅读散文和诗歌。




     一个民族不能没有精神支柱。在民族精神的沉淀过程中,氏族文化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民间,它主要是通过族规祖训、家规家教等形式,将儒家推崇的“仁义礼智信”“忠孝爱悌”等行为准则传承下去。通过历代不断地修立祖墓、家祠和族谱,形成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使氏族后人受到潜移默化的熏陶。大量史料考证,氏族文化价值观已深深扎入中华民族的灵魂与血肉,由氏族文化形成的精神“气场”,已经成为人们重要的精神归属和精神家园。

 

    故乡是一个民族乡情的根脉,乡情是烙在人们心中的印痕。我们的父辈都有故乡情结,在这个工业化与城镇化突飞猛进的时代,我们将是失去故乡记忆的一代,很多人“丢乡丢籍”乃至数典忘祖。面对这种“乡情断流”的尴尬,我们责无旁贷,要留住“根”文化,要使后人知道他们从哪里来,知道昨天的艰难困苦,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生活。此文参考《达氏族谱》《达氏文化》两本册子,‍追根溯源,记录整理了达氏一族的奋斗史,以期后人受到启迪。

                         -----题记

 

兰州市西固区最西端,有一座依山傍水的小村庄,它地处湟水河与黄河交汇的北岸地带。西与红古区相连,东与河口相邻,南与永靖县隔河相望,北与永登县接壤。因此地达姓人氏居多,故名“达家川”。

     

1991年冬季,年近古稀的达氏后裔达毓相老人和达宪文叔侄等族人,不辞劳苦,多次奔赴青海、古浪、武威等地走访,终于从武威达开汉处寻得历经兵燹浩劫、遗存四百年的《达氏族谱》,古老的达氏文化及历代先祖的战争史和光荣史,就反映在氏族谱牒中,呈现在达氏族人面前。之后,族众在达家台二房墓地,挖掘出了先祖哈纳牙和恪纳牙二公的墓碑,系乾隆四十五年二房孙众所奉。为此,两位老人及族人查阅明清史料,追根溯源重修家谱,并号召大家集资募捐,最终于1994年建成“达氏史馆”。

     

2017年,武威文史专家李林山先生经反复考证发现,达云家族系成吉思汗后代。据李先生文中记载:肃南博物馆的石碑《重修文殊寺碑》是与武威达氏密切相关的石碑。另查《陇右金石录》,也收有碑文内容,内容与真碑对比,略有出入。这个碑文直接厘清了《元史世袭表》给研究者带来的误讹。此碑显示,叉合歹(察合台)的第六子拜答里继承了察合台汗国的汗位,拜答里死,其子阿禄嵬为威武王,其子出伯更为著名。又据《显贵世袭》一书记载:出伯的儿子亦里黑赤袭威武西宁王,坐镇哈密畏兀城,传至忽那失里弟弟手上,明朝濮英的军队打来了,哈密国投降了,后来就变成了明朝的忠顺王。那么,就清晰地反映出了一个家族的世袭:成吉思汗---察合台----拜答里----阿禄嵬----出伯(5世)----亦里黑赤(6世)---不颜嵬里(7世)---图木嵬里(8世)---忽那失里、安克帖木儿9世)。明成祖永乐元年(1403年),忠顺王安克帖木儿的长子哈纳大,统御九镇,威慑遐迩。次子哈纳牙受封金城(兰州)卫,定居西关村。第三子恪纳牙落籍凉州(武威)卫。恪纳牙之子达里麻答思自小在卫学读书,接受了系统的汉族儒学思想,生活方式已经完全汉族化。宣德年间,他正式取名字中第一个字“达”为姓氏,追恪那亚为达氏关内始祖。达姓,由此成为中华民族一个带有皇嗣、王嗣血统的姓氏。

 

                       (重修文殊寺碑 

明嘉靖十六年(1537年),明肃靖王在小西湖一带修建园林,迫使金城达氏一脉重迁别居。明隆庆年间(1567—1572年)哈纳牙六世孙达敬复插旗于金城西八十里古台,改名为达家台,入籍西丰里四分五甲之民,分二十三分五厘之地。明天启年间,达尚举诸公率户众新辟盐池、哒旦二沟。从此,金城一脉达氏祖先弃仕从农,落业耕耘,与恶劣的自然环境作斗争,为争夺生存权历尽艰辛,形成了独特的达氏文化。

 

一、攻艰克难的生存之道

 

明隆庆年间,先祖哈纳牙六世孙达敬复插旗于金城西八十里古台,坐标左台右岗之间,落得“达楔子”之名。巍巍古台,万亩荒芜,十年九旱,寸草不生。举足悬崖峭壁,起炊缺柴少粮,达氏先祖望河兴叹。不仅如此,封建王朝统治下民族矛盾激化,青横邦、大刀队时有劫掠,甚至向着悬崖峭壁扶梯开凿,达氏先祖只能躲在山洞之中。

 

清同治三年回族作乱,达氏先祖横遭刀兵杀伤掳掠之灾,死伤者不计其数。史载:“毁烧庙宇,神无安身之所;毁烧房屋,人无藏身之地。昼则穴居山野,夜则搬运菜汤。珠贱米贵,人不得菜汤而充饥,饿死于壕沟者不可胜数。十分之中只剩一分,一分东逃西走,亲父子不能相救”。字字血泪,足见当时生存不易。

 

民国九年,达家川发生七级左右大地震,房倒屋塌,天昏地暗,余震长达七天之久。民众扶老携幼,寻食索衣,夜宿土坑。灾难迫使部分达氏先祖从台上搬迁到台下,重建家园。由此可见,猝不及防的天灾人祸,使达氏一族以“生存”为第一要素,学会与恶劣的环境作斗争,争取生存权、生活权。

 


 


 

二、克勤克俭的优良传统

     

达氏一族克勤克俭的优良传统,贯穿于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

     

首先,民以食为天。恶劣的自然环境,使达氏先祖主要种植糜谷、大麦、豆类、洋芋等耐旱作物,但由于干旱多灾,薄田低产,饥饿仍然时刻威胁着人的生命。达氏先祖省吃俭用,绝大多数家庭实行封箱锁柜,按顿定量。而民国十八年的大旱灾,更使这个家族雪上加霜,这场中国饥荒史上最惨烈的灾难,骇人听闻。据老人们讲,达家川没有犬吠,没有鸡鸣。挣扎在死亡线上的饥民,在田野上剜野菜、拣草籽、剥榆皮、剁荆棘,老年人瘦骨嶙峋,小孩子头大项长。青壮年背井离乡,踏青海、走凉州,乞食奔命。到处呈现出赤地干里无禾稼,饿殍遍野人相食”的凄惨景象。生命遭受如此之痛,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便世代相传。

 

黄河脚下流,滴水贵如油。达家台土地很多,但全都是旱地。人住在距离黄河一华里的高台上,悬崖峭壁上只有盘桓羊肠小道,人畜饮水十分艰难。妇女们从台下抬水上山,炎炎夏日常常大汗淋漓,寒冬腊月往往手脚僵硬。水的贵重与粮同等,水的节约与粮同步。洗脸洗碗用过的水,经过沉淀反复使用。达氏先祖在艰难困苦的漫长岁月中,艰难取水,养成了节约用水的良好风尚。

 

 

其次,穿戴习惯也略见一斑。达氏先祖被围困在万亩不见绿的古台上,居住简陋、吃饭困难,衣着不言而喻。在生产水平低下、经济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衣着仅能做到避体,以防寒御冷为主旨。通常上身穿主腰(棉衣),下身是单裤,祖祖辈辈都是粗布陋织,旧衣褂裳,世世不离椎梆纳底,层层加固。“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家无隔夜粮,身无二件衣”是当时生活的真实写照。由此可见,达氏一族把克勤克俭作为创造生活的美德,代代相传。

 


 


 

三、伦理至上的家风教育

     

首先,从达氏文化内容看,其基本精神属于中华文化主流——儒学的范畴。儒家思想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支柱,重视忠孝节义、三纲五常为核心的道德教育。达氏族规曰:“诚孝父辈,身体力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族谱里的族规祖训、家规家教,重人格道德建设,将儒家推崇的“仁义礼智信”“忠孝爱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等行为准则传承下去,起到了教育后世的作用。家庭教育是起点,也是抵制社会不良风气的最后一道防线。

     

其次,达氏性格是古文化的一个窗口,反映了周礼、儒教的传统美德。达氏一族是边陲的儿女,千年边陲繁衍,重武轻文,性格粗犷,整体文化素质较低。具体表现为:语言豁达,刚正不阿,见义勇为,克强扶弱,好客重德。达氏性格是遗传文化,千百年来,人们生长作息于“黄土地”,把土地当作自己的命根子,在一代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悠悠岁月中,养成了踏实诚恳敦厚笃实的性格,这种性格体现了达氏一族良好的家风教育,并一脉相传。

     

再次,以道德理念为核心的集体主义思想,体现了达氏家族早期高尚的人格教育。中国人自古注重家庭团结,氏族抱团,所以有“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兄弟齐心,其力断金”等民间谚语。明清时期,达氏先祖居于达家台,缺水少食住山洞。后来要在台上陆续建房,墙基需要用石块砌成,先民们便形成了不约而同“抬水抱石头”的习惯。每家每户在台下取水时,都要抱一块石头上山,供大家建房使用。这种朴素的集体主义思想,是氏族凝聚、团结的基础。

     

最后,从达川房屋建筑风格,也能窥见伦理至上的家风教育。达川传统住房的特点是构建一个四合院,采用封闭式的环形结构,用高厚的围墙,把住宅与外界屏隔开来,即把这个家族作为一个独立的血缘单位与外部社会隔离开来,体现了这个家族的排他性。旧式四合院的中心建筑是堂屋,作为整个家族权力的象征,中间供奉祖宗牌位。堂屋里住的是长辈,侧房和厢房住晚辈,这种敬祖孝亲、长幼有序、绵延世泽的“孝道”,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礼治秩序的核心观念。当然,达氏家风虽提倡贤人作风,但缺乏智者气度,因而妨碍了科学思维的发展。

     

由此看出,家规家训是达川早期家庭教育的核心,而特殊的生存环境塑造了他们与众不同的性格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四、充满智慧的创新精神

     

达川位于湟水河、黄河交汇东流的三角洲,水源丰富。但由于河床低洼无法形成水利,又因河水隔断交通,反为水害。同时,达川是青海、河州通往金城的咽喉之地,大批商贾、大量物资涌进达川,滞于河水两岸。长期困苦的生活,谱写了达川的艰难史,血泪史,先民们在生产生活实践中总结出,唯有利用水资源,才是缓解贫困的唯一出路。智慧的先民在八盘峡、小茨沟、焦家河沿确定渡口,用木船和羊皮筏子展开水上运输,摆渡过往客商货物,首次开辟水利的尝试,促进了地方经济的发展。紧接着水上摆渡,利用水资源制造磨船,进行面粉加工。船磨的建成,利用水利取代畜力,节约了劳力,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

    

滔滔河水流了几百年,人们望河兴叹,对干旱的农田似乎是一种天大的讥讽,农业灌溉始终是笼罩在先民心里的阴影。达氏先祖苦思冥想,伐林兴土,最终于清道光十五年(1835年)在达川上车村湟水河边架起了一辆天车,真正实现了“湟河水从天上来”的梦想。随后在今岔路、河咀两地各架一辆天车。随着百根辐条的转动,斗水成渠,千亩旱地变成了不求甘霖的水浇田,缓解了干旱之苦,开启了发展生产重农务本的新篇章。达氏先祖利用水利三部曲,制造了船只、船磨、天车,奏响了开发能源、振兴农业的乐曲。可以推测,工匠们必然存在类似的教育活动,把技术传给下一代,同时也不断革新制作方法。

 



达氏文化积极的一面是鼓舞人们自觉地维护民族利益和社会正义,但是,这种伦理型文化片面强调道德培育,而忽视知识研讨。一味寻觅“天理”“良知”,而无心向外探索,终至堵塞了追求知识,发展科学,改造世界的道路。在连年战乱、朝不保夕、死亡线、温饱线挣扎的时代,达氏一族生存生活的思想远远胜于学习文化知识。私塾是达川文化教育的起点,清末民初才有了“八师傅”、“三五师傅”。由于民众总是把文化价值降低到“睁眼睛”的水准,致使达川早期教育发展滞缓,整体文化水平低下。及至到开国以来,用实干改变生存状态的思想根深蒂固,致富者层出不穷,金榜题名者寥寥无几。

 

如今,达家台的古城堡已归于荒废,只剩下残垣断壁荒烟蔓草,似乎在诉说着这里的兴衰成败。古人云:树高千尺,落叶归根。“根”文化是氏族文化的灵魂和核心。达氏文化是家庭、家风教育的精神文化宝典,它揭示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社会基础、价值取向及其特殊品质。达氏先祖攻艰克难的精神,克勤克俭的传统,伦理至上的家风,充满智慧的创造,这些优良传统使氏族后人受到潜移默化的熏陶,体味到浓浓的家国情怀和乡情乡韵,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参考文献】

兰州晚报  “武威文史专家研究发现达云家族系成吉思汗后裔

兰州市西固区达川乡《达氏族谱》

 

兰州市西固区达川乡《达氏文化》

 

  • 上一篇:在武威成立的达氏文化研究会常委会及会员名单
  • 下一篇:我的姓氏(达)怎样读